水貂与冠状病毒:如何利用核衍生技术检测新的病毒株并预防大流行
发布时间 : 2021-02-20

        原子能机构与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合作向世界各国提供的核衍生工具,在研究、检测、诊断和描述人畜共患疾病(如COVID-19)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同时它们对于了解和跟踪病毒的变化也很重要。在荷兰和丹麦最近的发现中,首次记录到COVID-19感染从人类传播到水貂,再传播回人类,这表明病毒能迅速适应新的宿主。了解这种突变对于研制一种有效的疫苗以对抗引起COVID-19和其他类似病毒至关重要。
        原子能机构和粮农组织建立了一个平台,促进和便利世界各地的实验室获得DNA测序技术,以便深入了解当地传播或引进的病原体。迄今为止,国际原子能机构有3 000多份对口实验室提交的材料,以及24份利用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各种病毒DNA测序服务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的出版物。
        如果病毒在适应多种宿主的同时改变其结构,一旦回到人类身上,它就可能成为高致病性病毒,对人类的致命性更强。
——国际原子能机构 维尔琼
        “最近在丹麦水貂养殖场的发现突出表明,需要在动物—人界面上不断进行监测和监视,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实验室有必要利用适当的诊断和监视工具,以便及早、快速地检测和鉴定病原体,粮农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粮食和农业核技术联合项目动物生产和健康科科长维尔琼说:“监测它们的进化,并在它们进化和出现时挖掘新的病原体。”
        水貂变异的COVID-19病毒
        “问题是,我们还不知道水貂病毒是如何被改造的,”维尔琼说。“目前,尽管水貂的传播引起了基因的改变,但这种病毒株对人类中和抗体的敏感性只会稍微降低,但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如果病毒在适应多种宿主的同时改变其结构,它可能会成为高致病性病毒,一旦回到人类身上,对人类的致命性会更大。”这可能会对未来疫苗的效力构成风险。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称,自2020年6月以来,丹麦已发现214例人类COVID-19病例,其病毒变异与养殖水貂有关。西班牙、瑞典、意大利和荷兰的水貂养殖场也有类似的感染报告。在丹麦发现的病毒有一个以前没有观察到的基因突变组合。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新菌株是否对人类更危险,但该病毒已显示出对能够中和病毒传染性的抗体的敏感性降低。
        水貂是第一个被确认能被人感染的动物物种,反之亦然,但它们可能不是唯一的动物。原子能机构已经通过转让知识和设备来检测导致COVID-19的病毒,协助了120多个国家,几十年来,它一直在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兽医实验室进行血清学和分子检测技术以及病毒的基因测序和特征鉴定,包括动物和人类的冠状病毒(见21世纪的冠状病毒)。
        核衍生工具,如RT-PCR,正被用于丹麦水貂和饲养水貂的农民。
        ZODIAC计划
        ZODIAC(人兽共患病综合行动)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项新举措,旨在预防和控制未来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疾病爆发,它将扩大和升级兽医实验室网络,兽医实验室通过该网络交流信息、分享最佳做法并相互支持。它将帮助国家实验室监测、监测、早期发现和控制动物和人畜共患病,如COVID-19、埃博拉病毒、禽流感和寨卡病毒。每年约有270万人死于人畜共患病。
        21世纪的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科有四个属——α冠状病毒、β-冠状病毒、伽马冠状病毒和德拉塔冠状病毒,占导致一系列疾病的病原体的10%至30%,从普通感冒到更严重的疾病。COVID-19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以前还没有被发现,它与通常在人类中传播的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不同。
        2002年在中国出现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CoV-1)是由β-冠状病毒在人类中引起的,被认为是由动物引起的(最有可能来自蝙蝠,并通过果子狸(类猫哺乳动物)传播给人类)。一旦病毒从动物宿主跳到人类身上,主要的传播方式就是人与人之间。据世卫组织统计,从2002年到2003年,SARS-CoV-1在26个国家传播,造成约8000人感染,800人死亡。
        大约10年后的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发现了另一种人类β-冠状病毒感染——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CoV),这种病毒通过骆驼或其他动物传播。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20年1月底,该病已波及27个国家,共有2519例病例和866例死亡。
        2019年底,中国报告出现了导致COVID-19的SARS-CoV-2菌株。世卫组织的最新报告统计了全球5320万病例,死亡人数超过130万(截止到2020年11月1 6日数据)。

        翻译:槟榔郭;来源:国际原子能机构网站